详细内容

书法体式与材料装演

时间:2014年07月25日信息来源:不详 点击: 【字体:

书法体式与材料:装演
    在对不同质料、不同制作过程和不同“生态”环境进行阐述之后,最后我们把目光集中到书法作品的装演上来。对于一个真正的欣赏者而言,书法装演水平高低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欣赏内容,过去我们一直是比较忽略它的存在的。
    所谓装演,最重要的当然是装裱。碑刻文字拓墨而成,即使有付装池也不以此重。最主要的倒是绢吊纸幅的装裱。自唐宋以来,它几乎成为书法欣赏历史发展的一个独立分支了。至少从众多的装裱路数派别来看,我们原就不该小舰它的价值。
    欣赏是一个综合的心理过程。一幅书法作品置身眼前,这笔墨布白的形式处理自然是第一重要的内容,它是针对书法家的创作过程的。但除此之外,装裱内容—裱式,用续的颜色搭配、如何切割色块乃至历来的鉴藏印的铃盖位置,都是极好的欣赏对象。宋代徽宗皇帝雅好翰墨,在内府作书绘画,好不热闹,于是宋代“宣和裱”应运而生,其特点是用色华丽堂皇,色彩搭配以丰富取胜,特别是手卷的装裱更是眩人眼目,见出其大家风范来。明清时代扬州裱以素淡胜,苏州裱又独树一帜。裱用续、绢、绵、纸等不同材料,其视觉肌理不同,则其装裱效果也大不一样。完全可以想象,在一张工细不苟的小页山水上用较丰富的裱式,其内外呼应,效果极好。宋徽宗手书千文,写在云绵之上,本来即已华美,再用宣和装出之,则互相衬映,更具华美。但如在一幅伊秉缓的古隶长对上用宣和裱,不但古意荡然,反觉气局狭小庸俗。来源 邯郸书法家协会:www.hdsfxh.com。裱色也极重要,倘若在金农漆书这笨拙得可爱的作品上用紫色裱,不但消尽拙气,而且还由紫色而令人生轻薄之感,由是,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乱用裱式显然是无法取得理想的审美效果的。
    鉴赏印的存在亦是一种应当引起我们注意的欣赏“存在”。在宣和裱中,各类鉴赏印有方、长、连珠.、圆、椭圆、文字印、画像印之分,它们分别铃盖在裱式的某一位置如隔水、骑缝等都有明确规定。至于盖在内芯的鉴印,有时也颇能生意外之效果。象乾隆十三玺、项墨林铃印累累侵及画面,固然是鉴藏用印中的不可取现象;但有时用印得当,也会使作品生色。象王献之《鸭头丸帖》上历代铃盖、错落有致的鉴印,你能说它不构成一种美感么?

 



(作者:佚名 编辑:无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