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

篆书家李东阳的草书诗稿

时间:2014年07月25日信息来源:不详 点击: 【字体:
篆书家李东阳的草书诗稿
 
      文渊阁大学士、四朝元老、顾命大臣李东阳,在参与朝廷机要之暇,发誓要在雕虫小技的书法上有一番大作为,他的口号是:“斯冰之后,直至小生。”从这句口号来看,发誓之时应该还未到四朝元老级别。倘已是尚书大学士,胡须花白,这“小生”二字就无从说起也太失身份。因此,这应该是李东阳少年气盛时的豪言壮语,至于他是否一遂青云之志,读者自可细细拈察。
    无独有偶,同一句口号,又出自于清代篆书家钱站所使用的闲章上。我不知这是钱献之袭用李东阳现成语以抒其志,还是英雄所见略同,不过,钱站用此语毕竟不如李东阳来得妥帖。倒不是说钱站书法比李东阳差而没有资格,而是“斯冰之后”这句话本身已有了个规定:“斯”为秦朝篆书家李斯,“冰”为唐代篆书家李阳冰,则以明代李东阳的篆书继之,诚可谓是“直至”—不但在承传篆书事业上是如此,在承传李姓这个姓氏上也是如此。这种双关含义,钱站是很难具备的。作为闲章兴手拈出用用自不妨,但作为一展文人狡黯才智的巧妙用典,自然是非李东阳莫属。
    篆书在秦汉以后始终处于衰落阶段。唐朝有李阳冰稍振作之,但作为一种时代风气,则唐代楷、草大家辈出而篆书家却寥寥无几。宋初梦英、徐铉辈也可称篆林能手,本来可望有较好的发展势头,其奈“尚意”之说一出,抒情至上论成为书坛主流思潮,以抒情论之则行草当然位置优越,而篆隶书则衰颓没落。米带诸公在行草方面是震古烁今的大家,但一旦着手篆隶,则其幼稚笨拙简直出人意外。赵孟M创玉著篆,在篆书领域中算是稍有作为,无奈以元朝文化环境,连汉文都是高深不已,又逞论篆书古学?故终元之世,并未闻有什么名家问世。   (来源 邯郸书法家协会:www.hdsfxh.com)李东阳的崛起自身水平先可置而不论,仅以这一历史、时代背景,他的价值即未可泯灭。明人既无潜心金石考据之学者,在篆书方面基本上亦无什么积累.李东阳能以篆书为专攻而不是点缀,卓焉名家,我以为是明代书坛上一个突出的值得认真研究的现象。
    相传李公为文典雅流丽,其作篆书也是力尚线条圆润清劲,但与清人相比,终觉有虚怯之感,想必这是时代所压的缘故?再遍检李氏的行草书,却也同样大有可观。李东阳有《诗稿》一卷行世,是用草书笔致所写,其一种圆转流丽,亦颇能令人想起他的精于篆书来—大凡善为篆隶者画线必沉稳着力,而明初书家如解缙、张弼诸公的草书之所以被人讥刺,也正因为他们的线条过于桃挞浮躁,缺乏一种沉静的、稳健的、钢筋古钗般的力度。殊不料,草书家们望尘莫及的线条界限,却被善篆书的李东阳轻轻松松地跨了过去,谓为是得之无意中,可乎?
    篆书家李东阳作草当然也并非赫赫盛举。《诗稿》也未必是惊世名作,但从那沉实的线条推移中,我们仍然可以悟出一些有益的启迪。



关连: 书法 书法讲座 书法作品





(作者:佚名 编辑:无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