详细内容

从宋代皇帝喜写千字文说起

时间:2014年07月25日信息来源:不详 点击: 【字体:
从宋代皇帝喜写千字文说起
 
    “真草二千文”是宋徽宗传世有绪的名作。说是“二千文”,其实两篇千文字体不同,卷子也不连。《草书千字文》今藏辽宁省博物馆,《真书千字文》今藏上海博物馆。但内容既同,故放在一起介绍。
    《草书千字文》清时人内府,《石渠宝岌》著录。全帖长三丈有余,卷用描金云龙纸,展卷颇有华美绚丽的气象。自然,旧时描金云龙纸也只有大内有藏。这龙袍龙冠龙座龙廷,龙是皇帝专用之象,象征皇权,一般民间由于御讳是不敢触禁违碍的。
      《草书千字文》在用笔上一气呵成,极为奔放驰骋。徽宗作楷精工细琢,作行书犹不免气弱。唯作草书则是疾徐缓冲,提按顿挫,轻重粗细,方折圆折,互相间交叉得极有旋律,是一种自然的富于音乐感的气度。又此帖卷长三丈,书有九十九行乌墨余笺,耀耀夺目,诚所谓长篇大观,帝王风姿跃然眼前。再回视清代的皇帝如乾隆等书法,那简直是虚肿做作,不舍霄壤之别了。
   《真书千字文》仍然是徽宗最为拿手的瘦金书体式。清劲严整、一笔不苟,展卷平视,但见钩连组合,在在有序.而其“金缕”相衔,铁画银钩,具有极为俊逸的姿态和丰富的弹性。宋时散卓笔方行,一般宫中仍多用硬毫,徽宗擅工笔画更喜硬笔之弹力,故千文线条如张弓之弦,其形曲折,而其势则如脱兔之迅捷,倏尔即逝矣。后人以为得薛曜之劲而绚丽过之。此语确是的评。
    历代千字文多矣,宋代皇帝徽宗、高宗、孝宗都写千字文,有的如徽、高二宗还不止一遍,这真是个有趣的现象。我觉得,千字文本身是普及读物,对书法流播较有好处,这是其一;而千字文中的一些内容也确实太合垒帝老儿的口味.“遐尔一体,率宾归王.,是所有皇帝想大统一天下的梦想,“资文事君,日严与敬。孝当竭力,忠则尽命”,又是驱使臣僚们为之卖命的迷魂汤.有忠有孝,这是多么理想的传声筒?不过想想也实在凄惨,写千字文写得最多的徽宗皇帝,满以为这“率宾归王’的祝祷之心算得虔诚了,却不料到头来自己却被人“归’了去.连江山社樱也丧于他人之手,这一卷卷千字文不正是一个个绝妙的讽刺吗?

      帝宣和之太平兮,忻朝野之多娱.伟楚臣之托辞兮,侈肆笔之特书;
  维哀笔之天纵兮,臣固不得而议也;若一艺之必极其致兮,亦盛时之细
  也。

    这是岳坷《宝真斋法书赞》卷二中的一段赞语。华美绚丽的词藻下掩盖着岳坷的真实思想:“一艺极致,盛时之细。”这种皮里阳秋的春秋笔法,表明岳坷对徽宗耽于翰墨、不理国政是颇有微词的。自然,我们今天尽可泛泛地说些徽宗政治上是昏君、艺术上是功臣的现成话,我们是站在后人的角度上看的。   (来源 邯郸书法家协会:www.hdsfxh.com)但岳坷则不同,他是半壁江山的当事者、偏安小朝廷的臣子,特别是他是岳飞的孙子,他对北宋亡国,南渡暗弱必然感受特别强烈。他自有他的立场。故而,一部《宝真斋法书赞》对书法所涉有限,对那些作品的历史内容和政治价值却大谈特谈。看来,岳坷本来就有特殊的用意,徽宗“真草二千文”如被他寓目,想来也定会有不少借题发挥的笔墨在。
    明人曹昭《格古要论》云:“余尝见宋徽庙御笔书千文一轴,其纸首尾长五丈有奇,信乎匹纸三丈也。”或许,这又是另一卷长五丈的千字文吗?嗯,徽宗的千文书作何其多也?


关连: 书法 书法讲座 书法作品



(作者:佚名 编辑:无名)